专业领域
标签
平反录(125)• 孟克非虚假出资和虚假注册资本案... < 首页
  • 平反录(125)• 孟克非虚假出资和虚假注册资本案:巡视组关注的案件
  • 南方周末      2015-06-11      阅读 1210

孟克非



▍来源 南方周末




一辆黑色的奔驰600,驶向戒备森严的海南省海口市某研究院。那里驻扎着中央巡视组,组长是江苏省委原副书记、省纪委书记曹克明。驾车的女士要救自己的丈夫,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机会。庄丽敏的丈夫—————海南亿万富豪孟克非,被一场企业重组的漩涡卷进了监狱。但两人都坚信,这是个天大的冤案


祸起“重组”


亿万富豪与腐败官员结下仇


孟克非是一个对资本异常敏感而又性格倔强的人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孟克非看到海南房地产业的暴利,成立了金美房地产公司。几年内,他就拥有了7亿元身家。一家知名杂志的“富豪排行榜”曾经要来调查,但被他低调婉拒。后来他涉足农林业,人称“椰子大王”。


正当这位富豪享受着名车、别墅和众人追捧时,资本却又对他张开了血盆大口。这源于他对国际科技园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国科园”)的增资扩股。“我当时是那里的一个小股东,扩股是为了借壳上市。”孟克非说。


当时的海南,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国科园。它是当时中国条件最好的高新技术开发区之一,成立于1991年,总资产约10亿元。而当时一个海南工人的工资不过300元。公司的主要投资者有12家强势单位———包括中国工商银行总行、国家科委。


1993年起,时任海南省科技厅厅长的刘须钦利用“托管”的身份,兼任国科园董事长。但此后9年,无论科技厅还是刘须钦本人,都没在国科园投过1分钱;国家严禁公务员在公司兼职时,这个厅长的位置也没有动摇。“他就像一块膏药粘在这里。”公司的一位老股东说。


新世纪到来时,刘须钦因为年龄问题即将退出官场。为继续留在国科园,他注意到了孟克非的金美公司。两人的初识可以追溯到1993年,当时,刘须钦在海南省政府任秘书长。“他给人的第一印象,是个慈祥的长者。”孟克非说,“他衣着朴素,家里的陈设几乎可以用‘破旧’来形容。”


2001年1月,国科园终于召开了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。会议记录显示:刘须钦在大会上描述了公司的困境———国科园的债务超过两个亿。为此,5家公司增资扩股的议案被董事们认可,其中“金美”以其1.22亿资产,坐上了第一大股东位置。


重组后,国科园面临重选董事长。厅长主政9年间,国科园从未向股东分红,股东们怨声载道。一心想“软着陆”的刘须钦,希望在他出国间隙改选董事长,体面安全“下野”。


此时,孟克非意识到刘须钦的城府远非自己可比。后来,他在给中纪委的材料中写道:刘须钦提了两个条件,一是要求继续担任“国科兆信防伪”和“国科教育集团”的董事长——这是国科园下属的两个资产最优良的公司,可以赚来大笔利润;二是索要20万元作“养老费”。由于已经入股,孟克非只好自己掏钱,送给刘5万元现金。“他笑纳了,但保留两家公司董事长的念头还没有打消。”孟克非说。


刘须钦的经济问题也暴露出来———2000年公司年度审计报告称,国科园每股净资产仅为0.26元,远远低于重组时刘须钦宣称的1元;同时“国科兆信防伪”和“国科教育集团”两公司因为资产流失严重,拒绝交出账本,并把审计人员推出门去。


这时候,孟克非已经无路可退。第二次股东大会上,面对人们期待的目光,他上台承诺,“将带领新一届董事会接受一场生与死的考验,火与血的洗礼,用鲜血和生命捍卫股东股民的合法权益,同贪官同伙展开一场没有‘硝烟’的生死搏斗。”


幕后“谈判”


2001年3月16日,新任董事会在《海南日报》上发布《紧急声明》:悬赏追查流失资产。对提供重大线索的人,将奖励追回资产的5%-10%。


这份声明导致双方剑拔弩张。刘须钦回国后,把“发动股东搞政变”的帽子扣在了孟克非头上。刘须钦的告状信飞向海南省委、省政府、省股改办,这位前厅长否认自己了解国科园的增资扩股。但董事会会议记录显示,他曾主持第一次临时股东会议,同意国科园增资扩股。而在召开“改选董事会”的会议方案上,也有他的签字。


一系列幕后“谈判”也在此间开始———2001年3月中旬,“国科教育集团”执行董事贾肇钏(因案发目前已经逃往国外)秘密约见孟克非。她警告孟克非,“这些资产不仅有我和刘须钦的,还有省领导的。你要再往下追查,我们就不客气了!”


刘须钦又请出中间人——国科园监事会一位主席软化孟克非。这位主席证实:在寰岛大酒店,他曾劝孟克非,“老刘也不容易,这么多年都是为了孩子干点事,你就退让一下吧。”


“在巨大的压力下,我也曾有过私心,希望和解。”孟克非说,“我也曾想到坚持的后果就是鱼死网破。”但他要求,“至少拿回国科园2/3的流失资产,另外要等董事会集体讨论通过,并向省股改办请示。”而这个要求被省股改办一位领导否决,“那是股民的资产,你没有权力让步。”


2001年4月8日,在熟人的协调下,自称是某位“省领导”的弟弟亲自出面,在海口一家茶坊向孟克非最后通牒:“你等着!”


而当时“协调”双方坐到一起谈谈的“熟人”,是省检察院一位处长。“听说那位省领导在国科园有‘干股’,我就出面协调,因为我和双方都认识。”这位处长告诉本报记者,“我亲耳听到要让警察抓人。”


“领导批示”


反腐者被关进大牢判了刑


果然,2001年4月9日,孟克非被海口市公安局传讯。他的第一反应是震惊——干过十几年司法的亿万富豪知道,即使查无实据,整个案子也会折腾两三年。但他相信自己无罪,而办案人员出示了刘须钦的举报材料,并对孟克非说,“领导批示抓你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闻听此言,孟克非拍着公安局的桌子怒吼起来。


有知情者说,抓人的命令是最先下达到省公安厅的,但遭到了拒绝。于是,海口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队长丰某,承担了这个职责。丰某后因巨额受贿罪,被判无期徒刑。


据孟克非称,事后,最高检察院反贪局一位负责人曾找到海口市公安局,对方依然答复,“抓孟克非有上面的指示。”为了免责,某公安人员还向上面打了一份“孟克非无罪”的报告,并且自己私藏一份“日后保生”。


孟克非被抓的次日,省股改办向那位“省领导”递交了调查报告。这份文件称,刘须钦不是出资人代表,假借省领导指示干预国科园是错误的。“但是报告发出后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”省股改办一位负责人说。


为收集整孟克非的材料,刘须钦来到海南文昌市。“椰子大王”孟克非的农林产业,就从这里起家。刘须钦找到市委书记和一位副市长称,要整治“猖狂”的孟克非。但这个要求遭到二人拒绝。在孟克非案的庭审中,他们出具了孟克非的投资证据,并侧面证实了刘须钦的“整人”作为。


2001年5月,孟克非“虚假出资和虚假注册资本案”被移交海口市和秀英区检察院,但办案人很快发现其中的问题。次年1月9日,海南省检察院召开省、市、区三级检察院主管检察长联席会议,结论是“金美公司并孟克非虚报注册资本、虚假出资罪不成立,应无罪撤诉”,并要求“尽快解除对孟克非的超期羁押”。海口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曾繁茂主持召开了一次检委会,称此案为“贼喊捉贼”,并表决通过“不予起诉”。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中,曾繁茂证实了这一点。


此时,亿万富豪已经被关进看守所。对于那种落差,孟克非至今无法忘记———他被脱去鞋袜,解去皮带,从奔驰600中被押入警车,和30多人被关在一间潮湿的房子里。


此后的日子里,孟克非案幸运地得到省委高层的关注,有人开始暗中保护他,比如不让他单独吃饭,因为怕黑势力陷害。


2002年2月10日,关押了10个月的孟克非被“取保候审”。而已消瘦不堪的孟克非此时抱定了鱼死网破的决心——开始不断找省委、省政府有关领导上访申冤,举报刘须钦等人和国科园的特大经济问题。3个月后,他得到了“结果”——因“违反取保规定”,孟克非被重新收押。


孟克非被抓1年后,案子在海口市中院开庭。开庭当天,有人在法院门口散发报纸,标题是《海南“椰子大王”孟克非诈骗亿元受审》。“法院还没有开庭,起诉书内容怎么会出现在媒体上?”听到这个消息,孟克非吼道。


一夜之间,亿万富豪变成了超级骗子。


有罪判决


对“超级骗子”的指控集中在3个方面:


虚报注册资本,成立金美国际椰子产业公司;将政府没收的土地抵押给银行,骗取巨额贷款;金美公司假出资1亿多元,骗取国科园股份。


检察官出身的孟克非准备了5卷、共计4000多页的证据,进行无罪辩护。在4天的庭审中,他滔滔不绝,称所有指控“没有一句真话”。


但时任省股改办主任的郑琦认为:“金美公司重组国科园,是双方共同委托的事务所进行评估的,如果出现资产不实,应该由评估所承担责任。”


而海南省审计厅一位负责人则说,金美没有假出资问题,相反,这是国科园的死结。根据省纪委专案组和审计厅的联合审计,国科园为了上市,共编造了近1亿元的虚假利润;另外,国科园在与金美公司重组前,就有虚假出资约2500万元。“国科园案可能是海南建省以来最大的经济犯罪案件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
2005年7月,省审计厅再次公布对国科园的审计结果。刘须钦任董事长期间,将国科园股本金2.2亿元、银行贷款9000万元用于“投资”,收益仅700万元,而核销的投资损失为1.8亿元。


“省纪委和省股企办曾多次提出对国科园进行审计,但总是有人反对。”省纪委一位副厅级干部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。


孟克非一审被判处“4年有期徒刑”。这个结果让孟震怒,随后,他向省高院提起上诉。在有关判决的材料上,他的签字是“反腐英雄孟克非”。


国科园一位老股东回忆,判决后,他曾找到刘须钦,希望息事宁人,但对方不买账。


真相大白


中央巡视组剑指大案揭黑幕


2003年11月3日,以曹克明为首的中央巡视组来到海南。汇报会上,曹克明阐述了巡视制度的意义,矛头直指反腐败,并表示“中央要办几个大案”。


声明远播的曹克明,是第一批中央巡视组组长。他曾主持查处无锡新兴公司非法集资案,被称为“纪委系统的一面旗帜”。听说“曹青天”南下,孟克非的妻子庄丽敏决定去闯巡视组驻地。为避免因“上访户”的形象被挡驾,她开出了家里的奔驰车。


此前,孟克非举报刘须钦等人的有关情况,连续9次出现在新华社内参上。两届中央政治局的多位常委先后多次批示,要求严肃查处。


时任海南省委书记的白克明,也根据孟克非举报反映的情况,批示对刘须钦等人进行调查。在时任省长的汪啸风指示下,省审计厅配合专案组进驻国科园。省委主要领导还通过秘书向孟克非转达,“要相信省委,相信组织,一定会把问题搞清楚。”


这时候,孟克非已经被保外就医。为防止报复,省纪委特别叮嘱他,证据要一式三份保管,并要流动居住。遇到危险就打110,他们同公安部门已经打好招呼。联系时要用公用电话,防止窃听。此外,省纪委还专门安排一位副厅级干部同孟克非“单线”联系,以确保其安全。


省纪委一位高级官员向本报记者证实:“为督办国科园一案,中央巡视组进驻海南3个月。中纪委专案组对国科园的调查则持续了1年多,最后终于揭开了黑幕。”


2004年3月,刘须钦被“双规”。4月,中纪委和省纪委专案审计组进场审计国科园。


“股份制公司重组上市,是国有资产流失和贪官敛财的重要途径,对此群众反映十分强烈。”2005年1月,海南省委副书记、省纪委书记蔡长松在省纪委全体会议上说。他同时表示,刘须钦有重大腐败问题,而举报人多次举报但难以立案,反而遭到报复。


当年12月17日,刘须钦被正式逮捕。他涉嫌贪污、受贿、滥用职权,涉案金额达700余万元。国科园一案波及20余人,“国科教育集团”董事贾肇玫同案被提起公诉。此人是贾肇钏的姐姐,两人共同控制着“国科”。当时,贾肇钏已经逃往国外。


本记者日前从海南有关方面获悉,那位“省领导”已被查处。


经省高院批准,孟克非已于2004年5月被“取保候审”。至此,孟克非已是“两进两出”。


2006年3月8日,刘须钦一案开庭审理。检察机关指控,在管理国科园学校期间,刘须钦伙同他人侵吞公款330万元,收受贿赂2.7万元,并且涉嫌滥用职权,导致公司直接经济损失524万元。新华社报道称,这位64岁的官员坐在被告席上,头发斑白,神情落寞。


“解禁”之后


“如果没有中央巡视组和省委的高度关注,我不知道会落到怎样的下场。”被“解禁”当天,孟克非哭着说。


2006年4月22日,孟克非和国科园几大股东碰了头,准备联合筹备召开股东大会,成立国科园股东临时领导小组来接收公司资产。


但这个工作并不顺利,国科园过去3项优质资产———“贵族学校”国科园学校、高科技企业海南兆信防伪公司以及位于河北的300亩“皇家”陵园,经过刘须钦等人多年的辗转腾挪,大部分资产已被转移,国科园对这3家公司已经没有多少股份。


3个月前,国科园物业公司又转移出10多万元,而国科园总部大楼也被抵押出去。


“和这些蛀虫斗争需要资金,现在我已经没钱了。”孟克非说。为举报反贪,他至少花去1000多万元,仅仅是举报材料的复印费、邮寄费等票据就达30多万元。


现在,这个脾气倔强的中年男人反腐“上了瘾”。他正着手开创“新事业”,拿出400万元到民政部门申请成立“群众性反贪基金会”,“我要用这笔钱去资助那些致力于反腐事业却又需要帮助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