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领域
标签
江苏部级高官与“劳改犯”的精彩“短信战”(1、2) < 首页
  • 江苏部级高官与“劳改犯”的精彩“短信战”(1、2)
  • 反腐与维权博客      2015-08-20      阅读 44353

丁解民(资料图)


导读:从2014年以来,媒体陆续曝光原江苏省人大副主任、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制造惊天冤案——丁解民的幕后操控,让全国劳动模范、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、民营企业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冤坐了9年大牢的同时,让一剪梅集团“被”破产。2015年初,在舆论压力下的丁解民和张旭升用短信进行了“隔空对话”。现分次公布于众,请广大网民在看“热闹”之余评评是非。


▍文 罗修云

▍来源 反腐与维权博客


人物简介:


江苏省部级高官丁解民:2001年至2008年任淮安市委书记,2008年起任江苏省人大副主任。


“劳改犯”张旭升:1995年至2004年为大型民企一剪梅集团董事长,2004年9月遭丁解民迫害入狱,2013年元月出狱后开始为企业、为自己维权伸冤。


从2014年以来,媒体陆续曝光原江苏省人大副主任、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制造惊天冤案——丁解民的幕后操控,让全国劳动模范、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、民营企业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冤坐了9年大牢的同时,让一剪梅集团“被”破产。2015年初,在舆论压力下的丁解民和张旭升用短信进行了“隔空对话”。


丁解民为表白自己没有对张旭升进行迫害,给张旭升发了数条长达万字的手机短信,张旭升也给丁解民回了短信。现分次公布于众,请广大网民在看“热闹”之余评评是非。


丁解民发给张旭升的第一次短信(2015年1月12日18点01分):


旭升老朋友好!


我是丁解民,多年未见,没想到用这种形式跟你联系交流。最近你通过湖南一个叫罗修云的两次在网上发帖子说我迫害你,我初看很生气,因为这全是无稽之谈,是造谣诽谤,能不气吗?帖子还说已惊动中纪委巡视组,对这一点我倒是很坦然,说内心话我真的很希望中纪委出面派员调查,一调查就会真相大白,就会还清白于我。后来我细想想,你被市纪委查了,后又被法院判了刑肯定会心生许多不满,把许多事联系在一起想,有可能会想到是我的原因。这一来是我们之间一直没有交流过,二来是你的信息来源面比较窄,有许多是听说的,有一些是你的想当然。


今天我要郑重地跟你讲,我不但没有迫害你,反而一直是关心你的。因为我早在泰州工作时就跟你熟悉了,我们一起参加全国人代会就有5年。我到淮安后,你来看过我,我也到你公司里去过几次,并为解决你公司经营上的困难开过会办会。你说我介绍一港商要很便宜的买你的地,你不同意,我就恼羞成怒,批示市纪委查处你。这全不是事实,协调会上可能有这种方案,但港商跟我无半点关系(不信你可去调查),你不同意我也没再坚持。协调会是专门为你开的,会议没效果我当然不高兴,但对我来说这并没有什么,你是主要当事人,你不着急我还着急什么呢?我有必要恼羞成怒批示查你吗?再说我在淮7年没批示查过一个人,为什么要批示查一个老朋友呢?我也没给纪委批过50万办案经费,纪委办案从来不缺钱,要我批什么?我在淮7年也从来没批过钱(这是市长的权),这也是有据可查的。我更没有交代任何办案人员包括法院工作人员如何如何办案,我不认识他们也没见过他们,我也没交代纪委和法院的领导如何如何办案,在淮7年从没有过问过任何一起具体的案子,这也是可以调查核实的。


你被纪委双规后,我的曾找过王维凯书记了解你的情况,主要是考虑你是全国人大代表,在淮安是有影响的企业家,再者你是企业家跟党政干部应有区别,希望他们能妥善处理。他当时讲你的案子是省纪委交办的,同时来信来访比较多,你们公司内部闹得凶,不查会影响稳定,坚持要查。鉴于这些情况,我没再坚持我的意见,只是要求他们实事求是,尽可能从宽妥处。至于后来纪委如何办案我就没有再过问了。


你在贴子中讲纪委办案时对你搞逼供信,那是他们的事,你如果有证据是可以上告他们的。你觉得你的案子有冤情也可以以法申诉。我说的上述这些一切都是事实,我以我的人格保证。请你认真思考想一想,如你不信的话,可以调查,如你有事实可以证明我确实迫害了你,也欢迎你向中纪委举报我。如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找个地方在一起谈谈沟通交流一下。你说呢?!


祝冬祺!丁解民


张旭升回复丁解民的第一次短信(2015年1月19日9点36分):


丁解民主任,你好!


感谢你这样的省部级高官,还能以“老朋友”称呼我这个被你送进牢狱的平民。我被淮安纪委“双规”、淮安中院判刑,你作了许多解释。我也有几个问题向你请教:


一、你说淮安纪委对我“双规”不是你批准的,但淮安纪委2005年2月17日《关于张旭升案件查办中有关情况的说明》中明确说“根据市委主要领导批示。”淮安市委主要领导除你批示还能有谁?


二、你说你找过王维凯书记,并说:张旭升是全国人大代表,在淮安是有影响的企业家,再者张旭升是企业家,和党政干部应有区别。而王说:张旭升的案子是省纪委交办的,同时来信来访比较多,张旭升的公司内部闹得凶,不查会影响稳定,坚持要查。你要他们实事求是,尽可能从宽妥处。我想问:淮安纪委可以对我这个民营企业家“双规”?省纪委会安排 “双规”我这个民营企业家?我可以告诉你:中纪委、省纪委对淮安纪委“双规”我这个民营企业家感到不可思议!


你说是王维凯书记坚持要查。王刚任淮安纪委书记不久,和我并不认识,在你已经要他考虑我是全国人大代表,是淮安有影响的企业家,和党政干部应有区别。王还能坚持“双规”我这个民营企业家?


你说:要王维凯他们实事求是,尽可能从宽妥处。我受到的“从宽 ”就是“双规”约100天残酷的刑讯逼供,身体被摧残,无罪变有罪,上诉被加刑,劳模成囚徒。近来,当年专案组的纪委某办案人员对我说:你就是有问题,也是公安查、开发区查,我也不明白市纪委为什么对你这个民企老板“双规”?我在纪委办案近20年,你是我经历过的最严厉的“双规”。


你说不认识“香港”客商,但这个“香港”客商是中央某高官的内弟,这位高官你不会不认识吧?你也承认我不同意把罐头厂“卖”给“香港”客商你不高兴。由此,你在工作中找我麻烦,特别是在2004年元月10日你召开200余名一剪梅集团职工“座谈”对我进行批判,鼓动职工造我的反。正是这次会议,我和你公开顶撞冲突(第二天晚上我就向你赔礼道歉)。“人民来信”和公司内部闹得凶,正是你希望的结果,如果有人民来信就“双规”,我估计你够千万次“双规”了!


三、你说你没有拨给淮安纪委50万元办案经费,这话是淮安纪委姓张的办案组长亲口告诉我的,他说你安排纪委组织公安、检察、审计30多人成立专案组,要采取一切措施把我的问题搞清楚。淮安纪委办案人员正是按你的要求,对我实施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,以获取你们需要的“犯罪证据”。


丁解民给张旭升第二次短信(2015年1月19日15点12分):


张旭升老朋友好!感谢你来信息,你的坦率,让我了解了你对我有意见的原因。但你讲的那几点,都是你听人说的和你自己的主观想像,对我来说没有半点是真实的。你进监狱根本不是我的原因。


一,我没有理由要对你进行报复。你从来没得罪过我,我对你也是前世无仇,今世无冤。在我的记忆中,没有哪个高官或高官的港商亲戚找过我要买你罐头厂的土地。你的那块地当时在淮安也不是黄金宝地,人家非得要你的地。如果我真是那种趋炎附势之人,在淮安哪里不能找块地卖给他。事实上我没有这样做,也不存在这种事。你们公司人来市委上访不是我鼓动的,责任应该是你这个董事长的。他们来上访了,我接待处理,是我这个市委书记的职责所在。也是想真诚地关心你,帮助你解决困难。在协调处理过程中,方案肯定不是我提出的,应该是有关部门提出,我觉得有道理便采纳了,至于处理土地及价格那是你们买卖双方的事,我是不会做决定的,所以你不同意我也就没再坚持。我至今都认为你在这件事上没有得罪过我。工作上有不同意见是常有的事,我们班子里也常争论,我的下属也常有顶我的。我从来没记过任何人的仇,当然也从来没有记过你的仇,为什么要报复你呢?


二,你被双规不是我批的。你不是我们市委管的干部,纪委双规你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。事实上我是在你被双规后才知道消息的,因而找王维凯书记了解情况的。我没讲是王书记一定要坚持双规查你的,只是说王书记讲了案子是省纪委交办的,是他们纪委集体研究定的。如果是我批的,那现在应该是可以查到档案的。


三,我没批50万给纪委办案,纪委办案从来不缺钱,还要我批吗?如我批了,应该也是可以查到档案的。


四,你被双规后,无论是纪委办案还是检察院、法院办案,我都没过问,也没有交代过任何人,更没有干預过办案。最后你是哪些问题定的罪,判了几年我都不知道。你说纪委办案人员如何如何讲的,法院办案人员如何如何讲的,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,也从来没见过他们。这些同志都健在,我相信有一天是可以和他们当面对质的。


五,你被双规后你们公司问题的处理我也没过问。什么扬州金马公司我至今都不知道,人也不认识,更不会介绍去做什么。极有可能是有人打我的旗号办事。


我说的这些,以我的人格担保,任何时候经得起调查核实。我这个人从来是坦坦荡荡,光明磊落,一辈子严于律己宽厚待人,从没整过一个人,欢迎你到所有我工作过的地方去调查走访。对于你的被查,我问心无愧。说了这么些,信不信由你。


顺祝冬安!丁解民


丁解民给张旭升第三次短信(2015年1月19日21点29分):


旭升好!


还有几件事要跟你说清楚楚。一是我没有安排市公安、审计、纪检等部门的30多人去查你的问题,这不是我的职权,不该我管,我也没对谁下过这样的指令,我可以和那个张组长当面对质。二是你被双规后我没有过问你的事,你在清河法院、市中院的事情,我都不知道,你说的那些事纯属天方夜谭。三是我没指使任何人去处理你们公司深圳路一号地的事,也没有指使陶承浩处理你们公司破产的事。他们人都在,我也可以和他们当面对质。你说我的那些事,都是可以调查清楚的,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还我的清白。


丁解民


丁解民给张旭升第四次短信(2015年1月20日17点22分):


旭升好!今天又看了一下你回的信息,觉得有必要再说一点我的意见。一是你说如果一有人民来信就将人双规,我有可能要被双规千万次了。我看了觉得可笑。我在淮7年,工作中肯定会有一些缺点错误,但我是清正廉洁的,这一点我很自信。这7年里我也难免也会得罪人,有人写我的人民来信对我造谣攻击纯属正常,但要说有一千万人次写我的人民来信,这就太离谱了,谁能相信呢?我早已不当书记了,也退出岗位了,现在是一普通退休干部,你如有我腐败的事实证据,欢迎对我举报,当然我也欢迎所有淮安人民对我监督。


二是你讲我多次干預了法院办案,我昨天已表达清楚了。今天要说的是,不管是谁,只要他以权代法,违法干預办案造成冤假错案,他都要付出代价,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。你完全可以依据实情进行检举告发。


三是你讲到在双规期间你受到了严重的逼供信,这是我国现行党纪国法所不能允许的,你完全可以告发他们,一旦查实后,当事人也会受到惩处。


以上意见仅供参考。顺祝新年快乐!


丁解民


张旭升给丁解民第二次短信回复(2015年1月23日15点19分):


丁解民主任,你好!


三次短信收悉,你对我提出的问题又作了许多解释,归根到底一句话,我被淮安纪委“双规”、法院判刑、一剪梅破产都与你无关。


一,你说,我不是淮安市委管的干部,纪委“双规”我不需要经过你批准。我既然不是市委管理的干部,同样也不是淮安纪委可以“双规”的党员,请问:淮安纪委可以“双规”我这个从事民营经济的平民百姓?我在被纪委带走的当天晚上,我要打电话给你,市纪委办案的大陈组长不许打,并说:没有丁书记批准,我们怎么可能对你“双规”?


你说纪委王维凯书记说,张旭升的案子是省纪委交办的。我还是要问:省纪委会安排淮安纪委“双规”我这个民营企业家?我到省纪委上访,省纪委明确答复,对民营企业负责人不适用“双规”。我再次告诉你,中纪委、省纪委对淮安纪委“双规”我这个民营企业家感到不可思议!


我被“双规”、逮捕以后,市纪委常委、监察局副局长陈以超处理民企一剪梅事务,安排一剪梅退休人员赵登平为“董事长”,陈以超作为淮安纪委的领导有权利安排民企负责人吗?2007年2月8日我被押送到浦口监狱“改造”,市政府副书长陶承浩召集法院、工商、工会、开发区等部门开会,专题研究剥夺我在企业财产股权,无人响应后,陶承浩又指使开发区刘建华、王志山安排原一剪梅集团辞职人员朱建波为“董事长”,朱建波卖资产、退职工、搞破产,甚至把深圳路1号65.61亩土地无偿送给“政府”,陶承浩等人操纵的这一切,难道和“双规”我一样,也是纪委安排?


二,你说我从来没有得罪你,你对我前世无仇,今世无冤,没有报复我。王维凯刚从徐州调到淮安任纪委书记,和我并不认识,更是和我前世无仇,今世无冤,他干嘛要“双规”我?


我原本真是相信,你是个大人大量的君子,我在被“双规”前,市里某个部门领导提醒我,市纪委一个领导在和他喝酒时讲:张旭升不把领导放在眼里,说是要收拾我!他叫我赶紧找你,我和许乃杉经商议此事得出结论:我们没有问题,不怕纪委查,同时认为我刚顶撞过你,纪委就查我,你不会这样做,我甚至有几分天真地认为,和你一起开会的淮安五个全国人大代表,在你来淮安后已经抓了两个,如果抓我,淮安五个代表三个被抓,你作为市委书记不会不考虑社会影响的,加之我是民营企业家,不符合“双规”条件,你根本不可能这样做的……基于这些想法和认识,我傻不拉叽地对家属讲:纪委找我后如果24小时回不来,你就找丁书记,请他叫纪委放人就是!后来我家属告诉我,她确实找过你,但在你面前碰了一鼻子灰,你一脸严肃的说:张旭升有问题能不查吗?结果呢,你不但没有放人,还叫纪委“采取一切措施把张旭升的问题搞清楚”!


按你所说,我被“双规”、判刑、加刑,企业被侵占,身体被致残,都与你豪无关系,但我的家人、公司的股东不断向你反映情况,你作为淮安市委一把手,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对这些非法行为予以制止,你为什么不制止?而我知道你最喜欢批示调查“人民来信”,为什么偏偏为我喊冤的人民来信,你却不批示、不调查、不处理,对待你的“老朋友”却不展示你的“亲民”形象。


你说你从来是坦坦荡荡,光明磊落,一辈子严于律已,宽以待人,从没整过人。怎么在对待我——你的“老朋友”身上丝毫体现不出一点“严于律已,宽以待人”。


三,你说在你的记忆中,没有哪个高官和高官港商的亲戚找你买罐头厂的土地,罐头厂那块地也不是黄金宝地。我提示你,香港客商、高官的内弟是2003年5月初,你的秘书带着我和罐头厂厂长辛群到北京见面的,难道你的秘书是假传圣旨。


高官内弟要“买”的罐头厂,南边是江苏省重点中学——淮阴中学,东南边是淮安重点中学——清浦中学,北边是运河风光带,西边是淮安的“夫子庙”——文庙商业街,“港商”开发房地产应该是淮安最好的学区房,难道这样的地段还不是黄金宝地。


你说:我们公司人到市委上访不是你鼓动的,责任应该在我这个董事长,他们上访了,你接待处理,是你这个市委书记职责所在。但你又是怎样接待一剪梅集团上访人员的呢?


一剪梅集团所属的罐头厂根据2003年5月27日你召开会议纪要的要求,实施退二进三。市土地储备中心拨了大约2800万元,扣除补交原罐头厂欠交养老金、医保,以及不愿意去新厂上班的职工补偿金,替一剪梅日化公司交所欠的税收所剩无几,新厂区的厂房还是依靠部份职工集资建设的。为了罐头厂职工到新厂区上班,我们给上班职工每人买一辆电动车,提供餐费补贴,但我们无法满足极少数职工提出解决住房等不合理要求。2004年元月10日,罐头厂有几名职工到市信访局上访,市委陈洪玉秘书长和我接待处理,在陈秘书长调解下,双方谈的比较满意,问题本应该得以解决,你突然进来,亲自接待罐头厂上访职工,职工喊你“丁青天”,你很兴奋,宣布晚上在市委6楼会议室接待一剪梅职工,并表示人数不限。当天晚上大约有200名一剪梅职工到市委听你指示,职工们也提不出什么具体问题,你竟然在会上说我不能像资本家那样残酷剥削工人……实际上是在煽动职工批斗我,我于是和你争吵,据理质问你:我不是资本家,我哪一点剥削工人?我把搞好罐头厂当作组织交给我的政治任务来完成,罐头厂职工工资达千元,我们替职工交了所有保险,包括其他企业很少交的大病统筹,我张旭升只拿2000元工资,企业的营销、技术骨干比我工资高的多的是。我气得哭着回家。参加会议的工会耿部长找我,叫我必须给你赔礼道歉,他还说:旭升你这样顶撞丁书记,必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!尽管第二天晚上我诚煌诚恐向你赔礼道歉,但还是应证了耿部长的预言,我付出了沉重代价,由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


四,你说纪委王维凯书记说,我们公司内部闹得凶,不查会影响稳定,坚持要查。


我从事企业经营近20年,难道不知道内部稳定的重要性?


经过我们的努力,2004年8月,万得宝食品(罐头)新厂已经顺利投产,用上海高斯特作为产地和渠道的一剪梅家化,销售情况良好,企业职工没有上访,企业内部也没有人闹,我没有感觉到不稳定,即使企业内部闹得凶,不稳定,也是我们民营企业内部的事,我们有能力、有智慧解决这些问题,最多也是通过法院民事诉讼解决,关淮安纪委什么事?你在淮安工作7年,淮安也有不稳定的事情,比如“乐园集资事件”,难道省纪委也要“双规”你这个市委书记?你们以“稳定”为借口,将我“双规”,将我下狱,并清退民企所有职工,最终消灭了一剪梅,用这种手段换来所谓的“稳定”难道正常吗?能换来长久的“稳定”吗?


五,你说对于我在短信中提到的:有人民来信就“双规 ” ,你有可能要被“双规”千万次了,你觉得可笑。你还说你在淮工作7年,肯定有一些缺点和错误,但你是清正廉洁的,工作中难免也会得罪人,有人写你人民来信对你造谣攻击纯属正常。那么我想问你:既然你说人民来信对你造谣攻击纯属正常,我有人民来信造谣攻击就不正常?自从我26岁当厂长起,搞改革,抓管理,“人民来信”就一直陪伴我,我把“人民来信”当作警钟,你把“人民来信”当做整人的工具,这就是我们对待“人民来信”的区别!


我还想问你,你标榜自己是清正廉洁的,我张旭升难道就不清正廉洁?我给自己划了四条红线,不行贿,不受贿,不贪污,不偷税。


你安排的专案组对我“双规”拷问100天,又羁押在淮安看守所审查约800天,查出我有行贿、受贿、贪污、偷税的问题了吗?


你安排专案组,把我发给企业骨干的7.2万元和出国为企业开支的5000美元,作为职务侵占(贪污)强加在我头上,“人民来信”在你手中难道不是变成了收拾我的魔杖吗?


我因人民来信被“双规”,难到你就不能因人民来信被“双规”?你是否清正廉洁我不知道?说你够千万次“双规”也是戏说,因为只要“双规”你一次就足够了。你用专案组花100天时间残酷折磨我,用你安排的专案组折磨我的方法对付你,最多10天,我保证你是一个比我还大的腐败分子!


你说:要和淮安纪委张组长、法院法官等人当面对质,我真的希望你安排纪委、公安、检察、法院等办案人员,以及陶承浩、叶立生、刘建华、王志山等政府官员,与你、我三堂会审,当面对质,把相关问题搞清楚,看看到底谁是祸国殃民的腐败分子,这必将是轰动全国的新闻,我热切盼望着这一天的早点到来!


祝“老朋友”春节快乐,万事如意!


张旭升

2015年元月23日


扩展阅读:

《淮安:政府工作组管民企事务 过亿资产疑遭贱卖》(新华网、人民网)

http://www.js.xinhuanet.com/2014-07/03/c_1111432528.htm